福利彩票发行的初衷是发展社会公益事业,公信力是福彩发展的源泉,而这种公信力则源于公正的制度设计和管理落实。

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主任冯亚平坦言,人们不知道的是,作为发行部门,福彩中心并不是希望彩票销售越多越好,在一些方面甚至会出台措施限制彩票销售额的增加。中国福利彩票自创办之初就强调要动员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强调中国福利彩票的群众性,强调主要通过参与者规模的扩大而非单人购彩额的提升来扩大发行量,强调理性投注。

1987年10月召开的扩大奖券发行试点工作会议上,民政部就明确了“票面价值应相当于零花钱的水平,介于‘有所谓’和‘无所谓’之间”的标准。这一思想在福彩系统一直保持传承。2005年,福彩中心提出,中国福利彩票诚信体系建设的总体目标是营造寓募于乐、多人少买、重玩轻博、安定有序的彩票市场氛围。

正是这一理念,使中国福利彩票的宣传工作一直尽量避免直截了当的产品推销,避免过分渲染中大奖的游戏性,并在游戏的设计上加强风险控制,设置对投注的限制,有意识地把购彩者的幸运心理控制在娱乐、游戏的范围之内。

冯亚平表示,随着彩票形态由简单走向多样,发行方式由分散走向联合,社会对中国福利彩票的关注程度也越来越深入,福利彩票自身的运行管理风险也有所增加。不仅包括彩票发行运作中的技术安全、营销安全、资金安全等微观方面,更包括防范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的社会风险。福彩中心一直十分注重完善制度建设,积极探索适合事业发展需要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为福彩制度体系建设注入新的生机和活力,使福利彩票始终保持在公平、公正、公开的范畴内前行,不断提升福利彩票的公信力。

“对福利彩票这种靠政府公信力维持运行的特殊产品,诚信不仅是其立业之本,也是其最核心的内涵和价值之一,丧失了诚信也就断送了生命。为此,中国福利彩票一贯重视诚信建设。”冯亚平说,多年来,福彩中心将强化制度建设、推动规范管理作为重点工作之一,组织力量以制度建设为中心,不断规范各项管理制度和工作秩序。

省级福彩中心也普遍加强了制度建设和机制建设。有的建立了省、市、县三级人财物利益共享机制,以及目标责任管理与适度激励相结合的奖惩机制;有的制定了目标考核和奖励机制、督察机制、队伍建设等一系列管理制度;有的通过建章立制规范了决策程序、执行程序、监督程序和监督机制,强化了财务管理和监督检查等基础工作。

随着《彩票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彩票发行销售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章、规定陆续出台,进一步明确了管理体制,构建了较为完备的彩票管理政策制度体系,彩票发行销售各项工作的规范化、法治化水平持续提高。

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多种形式的彩票用于公益目的,大体上分为三种运营模式。第一种是政府直营模式,第二种是企业或社会组织与政府进行协作,第三种是特许经营权招投标。在公益金的使用方面,一些国家直接将公益金固定用于某项公益事业,例如教育、体育等;一些国家则相对灵活,基于社会需求进行资金分配;还有一些国家则将彩票收入直接纳入财政预算进行使用。

“并不存在一种最优的选择。每个国家或者地区都是基于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现实情况进行的制度设计。我国自1987年开始发行彩票,在公益金使用上定向用于福利和公益事业。”何辉说,相比国外一些彩票发展较好的国家和地区,我国彩票在彩民的数量占人口比重、购彩资金占人均收入比重、相关彩票法律制度等方面还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福彩和体彩的产业竞争关系、在公益金使用的方向和使用效率、在发行费占比等方面,也还有改善的空间。

1986年12月20日国务院第128次常务会议原则同意民政部《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

1987年7月27日中募委发行中心首次在石家庄市试点发行传统型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

1998年11月15日原社会福利资金改称“社会福利基金”,全额纳入预算外资金财政专户管理,实行收支两条线日第一个统一游戏规则、统一开奖、共享奖池的全国联销电脑彩票游戏“双色球”上市。

2005年5月1日全国电脑福利彩票骨干通信网络正式开通运行,实现了原始数据的集中收集。

2011年12月12日民政部批转《中国福利彩票“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

2014年11月13日中福彩中心首次编制并发布年度社会责任报告《中国福利彩票2013年社会责任报告》。

2019年7月中国福利彩票获得世界彩票协会授予的“责任彩票”三级认证资格。(孟晴云)